Category: Chamber Huang

I Play “Right”

1987世界口琴大賽(英國 Jersey) 黃青白 vs Larry Adler

黃青白移民美國的故事宛如電影《航站情緣 The Terminal》的情節一般曲折。以前讀黃青白簡介時,總是被他人在上海為什麼又可以跑到香港上廣播電台?後來又被邀請到英國演出的這一段歷史感到疑惑,以當時的交通應該是不可能做到的,最後總算在美國口琴家Al Smith的“Confessions of Harmonica Addicts”書上找到答案。

黃青白在上海聖約翰大學就讀時因為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演出而聲名大噪,因此英國駐香港的BBC廣播電台跟他簽了2個月的合約,請他每個禮拜錄製半小時的節目由香港BBC公開播放;後來這個帶子被送回英國倫敦總部,BBC高層大為驚豔,於是邀請黃青白到英國BBC-TV現場演出。

1949年中國正是動盪的年代,黃青白決定帶著未婚妻Dorothy到香港註冊結婚。英國演出後,他順道拜訪德國Hohner口琴廠,並在Torssingen為工廠的5千名員工辦了一場音樂會。此時他也順利地得到一個在紐約Town Hall演出的機會,但問題來了,這時候中國已經被共產黨全面掌控,所有中國人到美國的簽證都被規定要再等5年以後才會重新核發。這時黃青白想到當年在上海時,美國駐華大使Stuart和太平洋第七艦隊一位上將曾去聽過他的音樂會,Stuart當面跟黃青白說如果有機會去美國的話一定要他聯絡,後來黃青白還應邀到美國海軍旗艦GS12上做了一場勞軍演出。於是他寫信給Stuart說明現況,結果馬上收到Stuart的回信,同時附上一封推薦信,要他直接到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拿他的簽證,就這樣1950年夏天,黃青白同他新婚的妻子搭船從香港經新加坡、地中海來到紐約;後來中國全面赤化,社會動盪不安,黃青白於是入籍美國。1979年中美建交,黃青白也成為第一位受邀到中國舉辦音樂會的美國人。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真的要認真吹口琴,你不知道甚麼時候它可以幫你翻轉人生。

黃青白在紐約Town Hall的演出一直到1953年才成真。當時黃青白在美國還是個沒沒無聞的年輕人,初次登場根本不敢期許會有多好的票房,誰知道緊接著一個禮拜之後剛好Larry Adler也在Town Hall有一場演出,紐約時報把這兩場音樂會的廣告放在一起刊登,引起Larry Adler的注意,音樂會當天他帶著一票他的追隨者湧進音樂廳欣賞黃青白的演出,並在音樂會後對外宣稱「從今天開始,黃青白是我的頭號敵人。」後來黃青白接受訪問評論他們兩個人的演出,黃青白說「我們演奏的一樣好,但我演奏得比較正確。」

1987年在英國Jersey舉辦的第一屆世界口琴大賽,黃青白與Larry Adler一起演奏巴哈《雙小提琴協奏曲》,當時黃青白演奏第二小提琴,一般音樂會中擔任第二小提琴的人會站在面對舞台的右邊(畫面中Larry Adler的位置),但可能因為這場音樂會的主角是黃青白,所以他站在面對舞台的左邊(Larry Adler的右邊);這首曲子很特別的是由第二小提琴領銜演奏,所以後來黃青白常常開玩笑說「I play “right.”」、「I play “first.”」一語雙關。可以這樣開玩笑代表他們兩人交情匪淺、友誼長存,事實上他們還蠻常一起演出的,1999年11月30日黃青白與Larry Adler在香港舉辦了最後一場聯合音樂會。

註:有關黃青白與Hohner的決裂,據他本人說法是當年他幫Hohner USA到上海口琴工廠安排了一批1萬打10孔口琴的訂單,結果交貨後,所有的口琴被堆放在紐約的倉庫裡不出貨,他憤而在1981年辭職,並在1983年自創品牌“Huang”。

黃青白 (Chamber Huang 1925~2014)

"Moonlight and Creek" 半音階口琴 / 黃青白

1993年我第一次參加美國口琴協會(SPAH)為期6天5夜(8/31~9/4)的年度大會,每天從早上9點到晚上10點,除了密集的研討會,還有Open Mic,舞台上整天都有人在演奏,並有幾組BASS、CHORD及Keyboard輪流待命為演奏者即興伴奏,絕無冷場。

活動最後一晚由大會宣布當年Bernie Bray Harmonica Player of the Year Award得主,這是由SPAH會員所推選出一位對口琴藝術的保存與推廣最有貢獻者的年度大獎,當主席高喊得獎者是CHAMBER HUANG時,全體來賓一致起立鼓向大師掌致敬,黃青白並上台演奏由他自己編曲的《口琴狂想曲》-把《羅馬尼狂想曲》、《匈牙利狂想曲第二號》、《藍色狂想曲》等三首曲子串聯在一起,全場陷入瘋狂。會後我特別上前請他為台灣的口琴朋友寫下這一段話,這是我第一次和他的接觸。

1994年冬天,我到上海幫Hohner USA和上海蘭生股份有限公司完成合作的簽約儀式,恰巧黃青白要在北京辦理一個禮拜的口琴講座及音樂會,於是我搭了一天一夜的臥鋪火車趕往北京參加這盛會。也特別感謝口琴大神的眷顧,當時兩岸剛開放交流,若不是公司幫我出機票到上海,我也沒辦法到北京。課程內容很簡單,是教授黃青白的12孔民謠口琴,這是他為半音階口琴學習做準備所設計的一款學習用口琴,音階組合跟半音階C調口琴一樣,只是少了按鍵沒有升降音。不過最大的收穫是能和來自中國各地的口琴朋友見面,一起聽白氏三兄弟講述他們扛著大餅搭火車橫越西伯利亞到德國參加世界口琴大賽的故事。中間還有一段插曲,一天上課時,突然來了一個年輕人,一句話也沒說就拿起半音階吹完整首《藍色狂想曲》請黃青白點評一下,感覺挑釁的意味相當濃厚,他就是現在中國口琴協會會長-黃文勝,當時還是個音樂學院的學生。

這是黃青白第二次在北京辦理大型的講座,協助中國培訓更多的口琴師資。第一次是在1981年,何家義特別送我一份當年上課的講義-黃青白所編寫的《18 Studies for the Chromatic Harmonica》(樂譜點擊下載)

這套練習曲有幾個特別的地方,說明如下:

  1. 樂譜中音符間常有虛線的連結,這不是圓滑線,而是黃青白獨創的符號,代表這幾個音是在同一孔。例如1-b3在樂譜上看似3度音,如果是在複音口琴可能隔了3個孔,但事實上在半音階它們是在同一孔。演奏時演奏者要確實知道每個音的位置,音色才會乾淨,演奏才會流暢。
  2. 練習曲融入了Bona的節奏練習,有時候會把拍子分解,讓學員能夠精確的掌握不同節奏的變化。
  3. 最後一頁《Moonlight Over the Creek》是1994年黃青白在北京音樂廳演奏的一首曲子。他解釋這是一首中國古箏曲,由於中國古曲音律並不符合12平均律,他把口琴的C (#B)和F (#E)兩個音特別調高1/4音,這樣一開始B-C、F-F的顫音,聽起來才符合中國古曲的味道。這首曲子應該有收錄在他最後的發行的CD專輯裡,有這張CD的朋友可以自行印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