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高雄藝文活動看海洋首都文化遲滯現象

去年七月,現任文化局副局長林朝號先生為回應部分台北藝文界人士對政府在高雄籌設國家音樂劇場的質疑,曾以「高雄籌設國家劇院 不可能淪為蚊子院」為文提出說明,其中提及「過去十數年來,南台灣各縣市常著眼於通俗性表演藝術活動,表面上文化活動雖然蓬勃熱絡,實際上卻似美國社會學家奧格本(Ogburm)所謂的文化遲滯(culture lag)」。

反觀近一年來高雄市政府每到週末假日在文化中心藝術大道、西側草坪、音樂館戶外舞台、駁二藝術特區、電影資料館、城市光廊、黃金愛河、河邊曼波等處,不斷地推出各類型的表演藝術活動。尤其自去年九月開始的愛河國際啤酒節、十月的愛河音樂祭、緊接著連續三個月在高雄十五個據點同時展開的街頭藝術推廣活動、十二月起的貨櫃藝術節、一直到上個月才剛結束的春節活動及高雄燈會,連續半年,整個高雄宛若陷入一個夜夜笙歌、絲弦不輟、狂亂的嘉年華會中。

愛河音樂祭在短短一個月之內,邀請了包括國家交響樂團、高雄市交響樂團、高雄市國樂團、國光豫劇隊等重量級演藝團體及由凌波、胡錦主演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在音樂館戶外搭台一連舉辦17場音樂會,讓市民免費觀賞;同樣的在啤酒節、貨櫃藝術節等城市活動中,更是將經紀公司原本安排於文化中心售票演出的國際級表演節目,直接由政府買單,搬到戶外與民眾面對面。身為一個藝文工作者,面對這樣歌舞昇平、繁華似錦的現象,我們不禁要問,這就是我們所要的文化嗎?試想如果民眾已習慣吃免費的午餐,怎麼會有人願意付費走入文化中心,欣賞正式的表演節目?藝文欣賞人口的減少導致表演團體財源的緊縮,更直接衝擊到表演團體的生存;沒有代表城市文化的表演藝術團隊,又怎可號稱為國際都市呢?

所謂「文化遲滯」,也有人直接翻譯為「文化時間落差」,是在描述當物質社會發生改變時,文化或制度並未立即跟進,通常都是在落後一段時間後,才有相對應的文化或制度產生的現象。譬如十九世紀末,汽車的上市,就是一個由科技帶動物質社會進步最明顯的例子。在當時汽車不僅價格昂貴、聲音吵雜、充其量也不過被視為有錢人的玩具,所以大家根本也沒有制定任何法律來規範它;等到汽車被大量生產,價格逐漸下滑時,突然面對滿街橫衝直撞的汽車,相關的交通規範、交通號誌、交通系統等才慢慢開始被制定。在汽車工業與其相關產業發展的同時,併隨著許多社會問題的衍生,而需要制定更多的法律制度來規範它們,但這些制度的制定往往已跟不上社會變遷的速度。例如,在台灣,柯媽媽耗時近八年,才促使行政與立法部門通過強制汽車責任險法案的制定,這就是所謂「文化遲滯」或「文化時間落差」的現象。

在台灣的經濟已達先進國家標準的同時,我們的文化政策是否也跟得上先進國家的水準呢?高雄如果要晉昇為國際海洋首都,除了拼經濟,同時一定要向上提昇城市的文化水平,而不是一味的橫向發展,辦理如流水席般的街頭表演,以活動人氣指數作為文化施政的指標。標榜傳統的常民文化與標榜大眾的流行文化固然重要,但如果沒有足以代表城市文化的表演團隊,欠缺較深層的文化內涵,並無法真正提昇全民的生活水準。目前港都所呈現的文化遲滯現象似屬正常,但也值得我們警覺省思,並積極迎頭趕上,縮短其中的落差。

參考資料:林金龍「淺掘?深耕!從文化活動經辦操作的迷思/省思,談建立文化教育網絡的重要性」,全文請至台灣藝術發展協會網站http://www.adat.org.tw查閱

本文作者:
陳冠斌
現任首席國際藝術經紀有限公司總經理
若有任何建議,歡迎E-mail:info@cmiam.com聯絡